首页 | 园林新闻 | 规划设计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风景旅游 | 新世纪娱乐 | 世界园林 | 风景园林师 | 花木资讯 | 人居环境 | 园林论坛 | 园林博客

新世纪娱乐

http://www.womens-menopause-health.com 2019-04-10 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 作者: 发表评论(0)

  3月23日上午,第九届园冶高峰论坛分论坛乡村振兴与特色城镇学术研讨会召开。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副院长李沄璋在会上发表题为《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的演讲。他提出,对完全生态自然的川西民居,在设计中除了提高村庄规划水平、提升村庄整体形象外,还要重新构建乡村治理体系,并以设计为媒介进行特色文创开发。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以下为李沄璋演讲主要内容:

  乡村振兴的提出,之前是新农村建设。新农村建设其实不是一个新的概念,1950年已经提出了这个概念。2017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田园综合体”,是新农村建设的发展。中国历届的政策实际上都是先摸索、后总结,田园综合体也是一次通过无锡田园东方的实践总结出的模式,是新农村建设总结出来的有益经验形成的模式。田园综合体的核心是什么呢?就是一二三产业的融合。以前农村讲的是第一产业为主,现在田园综合体实际上就是把第一产业拓宽变成一二三产业的融合。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2017年2月中央一号文件提出“田园综合体”

  2017年10月份,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写入党章,这个定位是非常高的。这里面有五个方面是很重要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之前新农村建设的时候当时也有五个要求,跟这个是对应的关系。

  乡村振兴的意义,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遵循乡村发展规律的必然选择。从现阶段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看,我国的工业化已经进入了中后期。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是什么呢?就是城市化率。我国的城市化率到2018年已经接近60%,从传统经验来看,超过50%以上,资金、资本、技术等管理要素必然会转为向农业部门流动。我国目前的农村劳动力状况已经发生改变,城市和工业投资出现了收益递减,投资利润逐年下降的趋势,投资工业项目不如农业项目。现在在城里找一个保姆的工资越来越高,餐厅服务员也很难找,其实都是这种现象的反映。

  第二,实施乡村战略也是解决我国城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迫切要求。2016年人均GDP,天津11.56万元,北京11.46万元,上海11.35万元,到了西部地区,甘肃2.75万元,云南3.14万元,四川可能是西部地区比较好的,只有3.98万元,跟东部地区的差距非常大。

  城乡差距不平衡,2016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全国是2.72:1,四川是2.51:1,城里的富裕程度是农村的三倍左右。

  此外农村农业发展不充分,与城市相比,乡村在产业发展、生态保护、社区治理、生活水平等方面都存在明显差距,农业仍然是四化同步的短腿,农村仍然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

  乡村振兴战略是对新农村建设的超越和发展。以前新农村建设写的是生产发展、生活宽裕、村庄整洁、民主管理还有乡风文化,现在乡村振兴提出来的是产业兴旺、生活富裕、生态宜居、治理有效。以前生产发展我们只是说第一产业,强调农村生产,现在叫产业兴旺,就不仅仅是第一产,肯定是以田园综合体为抓手的一二三产业的融合。

  以前讲生活宽裕,现在讲生活富裕,层次不一样了,目标更高了。

  以前讲村庄整洁,实际上就是卫生问题,现在是生态宜居,上升到了生态的高度。

  以前叫民主管理,现在叫治理有效,各个方面都比新农村有了很大的提高。

  以前我们叫新农村建设,农村只是第一产,现在叫乡村,就包括农与非农。

  乡村必须干,还要干好,不仅要振还要兴,以前我们只是建设,现在叫战略,定位也更高了。

  从发展路径来看,改变了农村单一的经济结构,深度挖掘农民增收的新空间,农民以前只是农业生产,现在有很多种方式,包括田园综合体,建立农村合作社,农民可以进行流转,自己的土地可以变成资本参与经营。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逐步构建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是一个全方位的提升。

  说一下川西林盘是什么。我也不是成都人,到了成都以后才知道川西林盘。川西林盘是成都平原与都江堰灌溉水系所形成的以林、水、宅和田为组成要素的特有的川西农耕环境。在一片绿毯上,林盘像棋子一样散布在整个川西平原上,非常漂亮。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川西林盘

  林盘往往周边建有高大的乔木,建筑是隐在林盘之中的。通常林盘是以姓氏宗族为聚居单位,呈分散的居住方式,是原始的自然村的状态,集生产生活景观于一体,是一种复合的人居模式。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川西林盘

  我们可以看到自由的动物、自由的田园,是一种非常自然的状态,是一种非常生态的生活的本体。川西民居是完全生态自然的民居形式,就地取材,来自自然,融于自然。还有健康的食物,自由自在的动物和对神的敬畏和信仰。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川西林盘

  随着国家新农村建设的号召,四川也进行了美丽新村的实践,大概分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8年到2012年,叫“三打破,三提高,四注重、四提升”的这样一个工程。什么叫三打破,三提高呢?就是打破夹皮沟,打破军营式,夹皮沟就是中间一条道路,两边是房子,要打破,提高整个的布局水平。打破军营式,提高村庄的规划水平,打破火柴盒,建筑要多样化,提高村庄的设施。还有四注重,四提升,注重塑造风貌,提升村庄整体形象,注重个性特色提升单体建设设计水平,注重历史传承提升乡村文化品位,这是第一个阶段。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四川的美丽新村实践

  第二个阶段就是小组微生。在全国可能知道的人很多,也做了很多宣讲,对于四川来讲也是比较成功的一个政策。小组微生是小规模聚居,组团式布局,微田园风光和生态化建设,这四方面每个方面取一个字就是小组微生,2013年至今已经完成了大量的案例。

  小规模聚居,跟北方很多大的聚集点,动辄上千人这个不一样,川西平原的聚居一般来讲控制规模,100到300户。另外就是组团式布局,是一个个小组团,这个组团一般控制在20到30户,各个组团之间用原有的生态要素进行隔离,比如说水、田,使整个村庄的布局比较生态化,整个村庄是融于田之中的,田里面还有村庄,是这样一个概念。

  包括从更大的城市尺度,比如成都的天府新区建设其实也是这种格局的扩大版。充分利用闲置的土地鼓励农民进行栽种,争取做到鸟语花香,这个也是被大量采用,体现田园的风光。

  还有一个就是生态化建设,充分尊重大地景观,进行低密度、低强度的开发,尽量少对生态环境产生破坏。

  小组微生的实践在四川做了很多项目,我们也参与其中。在蒲江县一个丘陵是一个茶产地聚集村落的项目,比较严格地按照小组微生的方式进行运作,整个区域是80几户,分成了五个组团,每个组团大概是20户左右。里面比较茂密的部分就是原有的林盘,我们把原有的林盘部分进行了分离,不破坏原有林盘的构造。

  平面种类很少,可能就两三种,因为在农村建房子就是这样,大家就怕不平均,所以要求户型越少越好。我们尽量通过造型的变化,不同的组合,形成一个较为丰富的群体关系,尽量避免火柴盒式排排坐的方式。也利用当地的材料做了很多材料的植入。原有水塘的位置,没有动,尽量不破坏原有水塘的情况进行设计。

  这个项目建完以后,当地的老百姓和领导都觉得比较好。但是后来我们进行了走访调研,发现这种建设方式有非常大的问题,我们认为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讲一下美丽新村建设所存在的问题。这是农民新村,看起来有点像民居,占用了很多田地,好像是集约了土地。但是没有晒坝,没有粪坑,没有猪圈,放不下农具和火三轮,有的只是几乎一样的房子。内部的空间完全是不锈钢,铁、瓷砖,包括板式家具,本地的东西在这里面没有体现。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缺乏农用设施的农民新村

  以前都是一些晒场晒坝,现在没有了,放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运动设施,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在这里活动。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莫名其妙的运动设施

  还能看到一些传统,以前我们设计的公共绿地,都被老百姓把菜种起来了。设计的绿化不用,弄掉以后变成了自己种的花。更有意思的是包括土地庙他们都自己去把它建了,重新恢复。包括公路,没有晒坝,在公路上晒,这个我们去农村经常可以看到,因为晒坝是农业生产必须的一个工具。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修好的公路被村民占用当晒坝用

  这里有一段话我觉得说得特别好,是四川成都一个乡村建筑师的,城市化的形态打破了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习惯,在这片山水间上千年来形成的生产生活习惯又反过来试图改变这种状态,自然而有生命力,可不知道再过十年二十年之后这些老人不在了会怎么样,这是我们理想的新农村吗?所以我们都在反思,目前新村聚居的形态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老百姓所要的,他们刚到房子可能觉得很激动,但是这种房子是不是真正的他们需要的东西?

  看一下林盘的状况,成都二圈层各部分景观面积比重变化,2001年城市用地占4.6%,到了2011年达到了15.5%,林盘下降了3%,而且每年在迅速地减少。若干年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在原有林盘内,传统建筑被大量拆除,我们现在做的脱贫攻坚的工程,实际上就是危房改造,你要搬进新房子可以,我给你补贴,但是你必须把原有的老宅干掉,在各地我们也说了很多建议,是很普遍的情况。

  垃圾问题,是最大的问题,在农村林盘里都是直接排放的,没有任何下水设施。以前规模很小,现在村庄逐渐变大,这种排放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

  基础设施不完善,这是肯定的,很多都是比较低端的服务业,最后就是林盘空心化。留在村庄里的基本都是老年人,成都是西南经济比较发达的地方,也是一样的情况。

  我们应该怎么办?我们以前写了一个政协的提案,简单拓展一下,第一,完善林盘相关保护政策。这个在社会各阶层的努力之下,成都市已经颁布了一系列的保护政策。但是林盘的保护是一个非常长期的过程,少量的一次性政策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我们现在说的脱贫攻坚可能是一个时期的问题,这个结束以后又会有新的问题产生,实际上政策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如何持续地关注林盘的问题?

  还有商业开发,现在很多人认识到了林盘的商业价值,要去开发。开发跟原有的林盘生态是怎么样的关系,都需要长期的跟进。

  林盘内的社区自治问题,我们知道我们在城里面住小区都是交物业费,请物业公司管理,但是农村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只能依靠村民自治。解放前有乡村体系,刚解放以后我们有生产大队,也可以,也是一个比较有效的治理。但是改革开放以后,村里面的凝聚力大为下降。我们认为必须重新构建乡村里的治理体系,这个必须是通过由下而上的,包括大学里很多事情应该去做这个事,应该下乡村跟村民沟通,如何帮助他们去完成乡村治理。

  我觉得中国的乡村和国外的乡村差别最大,本体都是非常好的,实际上就是配套。比如说日本的乡村,24小时便利店,幼儿园的教育资源,跟大城市有差距,但是差距并不大。它能够解决一系列的生活问题,但是我们的乡村我觉得是差别最大的。而且这个我们跟各地政府沟通的时候说你这儿加配套,他们老想用招商引资的方法来解决。我们认为这个政府必须投钱,因为是政府该做的事情,指望在这个阶段靠这个挣钱我觉得不现实,所以政府要担负起它的责任感,配套只要建好了,人才能真正回来。比如在林盘周边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幼儿园,我就能解决年轻人对小孩教育的担忧,所以这个是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产业,不得不承认产业是所有东西最核心的问题。产业没有希望,人没有增收,年轻人不回来,这个空心村永远是空心的。林盘在成都已经很受到关注了,其实产业问题对于林盘来讲,我认为是有很宽广的道路的,比如说有些代表性的例子,成都的竹里村,就是利用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竹编进行竹产业线的开发,以设计为媒介,文创为特色,现在变成一个很有名的地方。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林盘经济发展要注重产居融合

  规划要突出野趣,这个对设计师来说反而是最简单的问题,乡村如何设计得像乡村,我自己做了一些乡村项目,我感觉这个是有问题的,我们都把城市里面的别墅的做法,一些广场的做法搬进去,绝对是有问题的。而只要思路转变了,这个问题比较好解决。

  加强对林盘的研究和传承工作,林盘的文化是很深厚的,最早从古蜀国开始,是整个人居模式的,这个工作应该大量地去做。研究林盘的人现在有一些,但是我觉得还是浅层,需要长期做林盘的研究和传承工作。

李沄璋:乡村振兴背景下对川西林盘保护与更新的思考

▲需要加强对林盘的研究和传承工作

  林盘也是传统村落中的一种类型,是有共性问题的,这些问题我们拓展开来,对整个的传统村落保护,我觉得都是一样的,不仅是解决林盘问题的途径,也是乡村振兴的发展之路。

  李沄璋,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毕业于日本名古屋工业大学,工学博士。长期从事建筑历史及理论、建筑设计及其理论的科研与教学工作。主持国家级及省部级科研项目多项,主持多项大型公共建筑设计项目,发表著作多部。

分享到:
编辑:liqing
有关    的新闻
更多评论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 ·凡本网注明“www.womens-menopause-health.com”或“本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风景园林网,
  •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风景园林网”或"来源:www.womens-menopause-health.com/"
  • ·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最新评论:
企业服务

热点排行

    热门博文

    论坛热帖



中国风景园林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womens-menopause-health.com